<listing id="ddnhx"></listing>
<address id="ddnhx"><form id="ddnhx"><th id="ddnhx"></th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<form id="ddnhx"><span id="ddnhx"></span></form>
        <noframes id="ddnhx">
        <span id="ddnhx"><nobr id="ddnhx"><th id="ddnhx"></th></nobr></span><noframes id="ddnhx">
        <noframes id="ddnhx">

        <address id="ddnh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嘉興在線 -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、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伊人久久精品99日本无码,精品无码av一区二区三区,91在线视频 国产,swag自理视频在线观看,日韩欧美午夜在线观看,国产主播自慰视频精品,动漫少女萝莉图片区,国产网红与外卖
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嘉興在線  >  人文  >  正文
          【憶往事】插班往事丨費志民
          2022-07-17 10:20

          離鄉下老家兩三里處的小河上,有座名字頗有寓意的老石板橋——萬家銀橋,相傳是周邊百姓募銀而建。散落河畔的村莊因橋而名,叫萬家村(上世紀七十年代稱大隊)。

          萬家跟我家不是一個村,但因我小時候常去橋南的姑媽家做客,與鄰家孩子玩耍,那里有我童年和少年時的許多美好記憶,最難忘的是我在萬家學校初二班插班讀書那一年的往事。 

          一九七六年,我在自己所在大隊讀完初二后沒能上高中,失學在家。少不更事的我沒覺得什么,父母卻犯了愁:小小的年紀,瘦弱的身體,不讀書還能做什么呀!

          后來,由于我表哥在萬家學校當老師,父親就籌劃著讓我去他所在的學校繼續讀書。表哥說我不是他們大隊的人,插班讀書可以,但不能占用推薦讀高中的名額。父親很無奈,說:“那就讓他跟著讀讀再說,總比待在家里沒事做好?!?nbsp;

          就這樣,第二年秋季開學后,我成了萬家學校初二班的一名插班生。學校規模很小,只有小學一至五年級以及初一、初二各一個班,學生除了我,都是萬家大隊的。當時的初二班,連我共二十九名學生,我被安排在最后一排,跟一名叫顧有章的男生同桌。 

          新的學習環境,特別還是外來插班生的身份,讓我一時難以適應甚至感到窘迫。第一天在操場做課間操,我就出了洋相。由于停學一年多,我的廣播操已很不熟練,動作要么不同步,要么方向相反,惹來周圍同學的嘲笑和起哄,我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。

          頭幾天,同學們對我為什么來這里讀書十分好奇,我對此也有點敏感,總默不作答。當然,這些都無關緊要,真正麻煩的是教科書。我進校時已開學好幾天,沒有訂到課本,只能將就著用原先自己讀過的舊課本??晌业恼n本是統編教材,萬家學校用的是試點教材,內容很不一樣,我只能跟同桌“共享”課本。

          我語文基礎好,沒有課本問題不大,但數學課就慘了,沒有課本對照,我聽得云里霧里,找不到一點頭緒。學習跟不上進度,與同學也不怎么合群,我常常孤單地坐在北墻邊的座位上,望著窗外的池塘和田野發呆。 

          那時,有一位吳老師給了我信心。他是我們的班主任和語文老師,平日沉默寡言,但喜歡愛讀書的孩子。有一次,我帶了本《水滸》到學校,吳老師看見后來了興致,問我能不能看懂。我說基本能看懂,已經看過兩三遍了。吳老師聽后很是驚喜,在課堂上當眾表揚了我,不久還讓我做了學習委員。這件事,給了我莫大的鼓勵。 

          還有一次,我用一把木工刀在竹板上摹刻一枚印章,并蓋在自己的書本上。課間休息時,同學喊我到吳老師辦公室去一趟,我惴惴不安地來到辦公室。吳老師拿出我的作業本,指著封面上的“為人民服務”印模,笑吟吟地問我是不是自己刻的。得到我的肯定回答后,他說要借用一下這枚印章,蓋在校圖書室的書籍上。

          這枚印章后來有沒有用在圖書室的書籍上我不得而知,但吳老師對我的欣賞和肯定,讓我興奮了好一陣子。 

          沒過多長時間,我便融入了初二班,也真切感受到了同學們的真誠、友善與可愛。留著板寸頭的陳益龍,憨厚而正直,早上多半會在他家門口等我一起上學,還許諾有人欺負我的話就告訴他?;顫娬{皮、很有女生緣的陳建榮,總會制造些有趣的話題,有他在,就有笑聲和歡樂……

          短短的一年時間里,我跟班上的女生雖然沒說過幾句話,但她們或靦腆或開朗的個性,或紅衣或綠衫的打扮,尤其是名字中的一個個“仙”和“娥”,就像黑白電影畫面里那撲閃、紛飛的蝴蝶,我始終都記得。


          來源: 作者:費志民 攝影記者:王振宇 編輯:戴群 責編:鄧鈺路

         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

          在這里,讀懂嘉興

    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    分享到: